今年9月初,方舟子在微博中稱“要創造條件讓國人都吃轉基因”,此舉化療副作用讓崔永元反感,並引發持續至今的“崔方大戰”。其間,崔永元3次自費赴日美調查轉基因問題,並加速他最終離職央視。
  前晚,崔永元下飛機後立即直面記者,直言在轉基因這個“大是大非”問題上,哪怕螳臂當車,也要說該說機車借款的話,不然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昨天,崔永元接受京華時報記者採訪時說,“如果今後轉基因預防癌症被證實沒問題並全國推廣,我願做形象代言人,但現在確實操之過急。”
  兩次赴美
  自費調系統家具查尋找真相
  京華時報:您在調查日本的轉基因市場後,巴里島為什麼又赴美調查轉基因,還接連去了兩次?
  崔永元:中國支持轉基因技術的專家都說,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在科學界已有定論,沒有爭議,說美國人已經放心地吃了20年都沒事。到底有沒有爭議?美國人是不是放心地吃了20年?是不是沒事?就因為這個我先去了日本,後去了美國。
  第一次去美國是自己去的,一邊瞭解一邊發微博,感覺有些問題微博上說不清楚,說了大家也未必相信,所以決定用拍紀錄片的方式來說。這次拍紀錄片,去了美國洛杉磯、聖地亞哥、芝加哥、西雅圖、春田、戴維斯等地,很有收穫。這些全是我自費的。
  京華時報:有哪些收穫?崔永元:專家說美國人從1996年左右開始吃轉基因食品,放心吃了17年,但我採訪中巧遇的美國人,像導游、司機、售貨員等,一半以上不知道轉基因是什麼技術,用於食品安不安全。我看到一個NGO組織,2005年在美國一個州的調查數據顯示,只有25%的人知道轉基因技術。所以我的結論是:美國人稀里糊塗地吃了17年轉基因,根本不是放心地吃。
  兩次去美國調查雖然只隔一個月,但也有變化,這次去看到美國超市的貨架開始標註“非轉基因”,在華人超市買到六種豆腐只有一種沒標“非轉基因”,一些餐館開始強調提供的牛肉、雞肉等吃的不是轉基因飼料。
  京華時報:有專家提到,美國人吃的七成食品中含有轉基因成分,是這樣嗎?
  崔永元:事實是,美國加工食品的70%至80%都有可能含有轉基因成分,加工食品和全食品是兩回事兒,像罐頭、調料、醬油等是加工食品,一輩子吃不了多少。
  中國當前一個爭議很大的問題是主糧要不要轉基因,在美國消耗量最大的前兩位食品是牛肉和雞肉,然後是小麥,而美國小麥的轉基因還在實驗室階段。我們採訪的專家還告訴我們,美國轉基因作物的種子目錄里沒有甜玉米,我們看到爆米花上都註明非轉基因,最令人氣憤的是還在商場找到了中國生產的非轉基因玉米。
  在美國,如果你非常在意這件事兒,可以一輩子不吃轉基因,因為有機認證非常明確,條形碼可以找到生產者,儘管放心。價格會比轉基因食品貴一些,但一般人我看還是吃得起的。
  京華時報:在美國科學界,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究竟有沒有爭議?
  崔永元:中國支持轉基因的專家經常說,美國的食品藥品管理局(FDA)、農業部、“科學家共同體”等都認為轉基因食品和傳統食品實質等同,沒有差異,這個我們也很質疑。只要說轉基因有害的就不是主流科學家?這次在美國我們找了相關領域的科學家,有人告訴我們沒有問題,有人告訴我們問題非常大,所以我覺得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在美國主流科學家中有爭議,這是沒有爭議的事實。
  京華時報:有人認為您在美國做的轉基因調查不夠嚴謹,沒有採訪美國的FDA、農業部等政府部門,您怎麼看?
  崔永元:第一次去美國調查時,美國方面主動找到我,提出讓我到華盛頓採訪政府部門,但那次時間短來不及,所以這次走之前我見了美國大使館的官員,但當我把採訪提綱給他們後,他們就變了說法,比如快到聖誕節政府部門找不到人等,反正就是回絕了。我很氣憤,還提了抗議。所以不是我不願去採訪美國政府部門,而是他們突然不接受採訪。我覺得原因可能是有些問題太尖銳,他們不願回答。
  京華時報:在美國採訪的地點、人物等如何選擇確定?您覺得調查客觀嗎?
  崔永元:我認為很客觀,在採訪樣本里,支持、認可轉基因的科學家、農場主等約有三分之一,為什麼是這個比例呢?因為我覺得支持轉基因的聲音已經很多,這三分之一的人所說的觀點和我們在國內聽到的幾乎一模一樣。
  我們專程採訪了全美搞農業研究最好的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相關負責人,拍了實驗室。除採訪不同意見的科學家外,我們還採訪了民間協會、普通家庭、醫生、患者等,從一個記者角度講,個體感受不一定有科學價值,但觀眾更容易接受,可以聽到美國普通消費者對轉基因的聲音。
  京華時報:陳一文先生是國內旗幟鮮明的“反轉派”代表,聘請他擔任您調查的翻譯是否會使獲取的信息片面化?
  崔永元:我問問題的時候,陳先生有時會在旁邊告訴我應該怎麼問。之後我跟他說,我是一個記者,想問什麼是我的自由,我可以給你時間跟他們交流,但不要管我問什麼問題。
  京華時報:方舟子質疑您拍的轉基因紀錄片其實是推銷有機農業的一個紀錄片,您怎麼看?
  崔永元:這就是他設計的一個圈套,做轉基因調查必須說有機農業,他也明白你要做對比,所以就說你是有機農業的代言人,拿了他們的錢,但都是引號加問號,你沒法告他。你要說我給哪個有機農業做代言,那把證據拿出來,有證據大家都沒話可說。我們沒有做這個事兒,倒是做轉基因的還真有跟我聯繫的,願意出高價讓我閉嘴。
  京華時報:方便透露是哪家企業嗎?
  崔永元:不方便。
  離開央視
  違反規定乾脆辭職
  京華時報:網上對您離開中央電視臺有很多傳言,您究竟為什麼要離開央視?
  崔永元:因為中央電視臺有規矩,大家都要簽協議,不許發這樣的微博,連介紹節目內容的微博都不能發,所以這也是促使我離職的很大一個原因。
  我用最快的速度跟台里反覆交涉,三年前我就提出要走,但這次交涉最強烈,以前一談就縮回來,人家那麼真誠地輓留你,這次我明顯違反了台里的規定,那乾脆辭職了。
  崔方大戰
  為了科學願當炮灰
  京華時報:您為什麼在微博上和方舟子論戰轉基因?
  崔永元:當時我看到新聞,方舟子說要創造條件讓國人都吃轉基因,一聽這話就反感。後來跟方舟子在微博上鬥得越來越不像樣,都過了底線。
  其實轉基因這麼重要的事兒,明確地說,一個節目主持人不應該拋頭露面,但我們的科學家不太給力,凡是老百姓有質疑就罵他水平低、“文傻”,但轉基因知識正是需要潛移默化、一點一點耐心給大家說清楚,研究與科普不矛盾,攻擊、謾罵不是一個科學的態度。
  京華時報:網上有人說您這麼做是為了泄私憤?
  崔永元:方舟子在微博上再說難聽的話,我也還說難聽的話,我晚節不保,不要以前樹立的公眾形象,那個沒有用,對我來說狗屁都不是,我覺得公眾的生命安全更重要,在這個時候要捨出臉來。我不能說以前是著名主持人、全國政協委員什麼的就端著,我才不端著呢,那不是我,如果你們覺得我以前形象很好,那你們就看錯了,崔永元有他土匪的一面。
  京華時報:方舟子及方粉認為您不懂科學,您覺得專業知識的欠缺影響判斷嗎?
  崔永元:我肯定專業知識上不行,我用了一種非常專業的方式採訪,採訪支持者的時候用的全是反對的觀點,採訪反對者的時候用的全是支持的觀點,實際上讓兩邊在碰撞而不是附和,不讓對方覺得你預設立場,讓他把想講的話講出來。
  京華時報:您還會在微博上持續與方舟子的爭論嗎?
  崔永元:肯定要接著罵。你不把他摁下去,學術界就永遠充滿了這種戾氣。我願意當這個炮灰,經過這一戰讓科學界都安靜下來,大家好好在學術範圍內探討,不要人身攻擊,不要編織謊言。
  我認為科學就是經得起質疑,就是在質疑、討論、不斷實踐當中一步一步發展,沒有一個科學斬釘截鐵地告訴你永遠不會有爭議,那就不科學了。
  個人建議
  設立專櫃標註分明
  京華時報:您一直擔心轉基因的違法種植、監管不力、損害消費者知情權等問題,您是否在用社會問題去反擊科學問題?
  崔永元:我從來沒反對過轉基因技術研究,我說得非常清楚,轉基因技術本身是中性的,既可以做好事兒又可以做壞事,我本人堅決支持轉基因技術研究,而且還覺得研究速度太慢,現在專利大部分都在美國人手裡,最好都能在中國人手裡。
  但中國推轉基因產品的專家有一個莫名其妙的論斷就是,如果轉基因產品不商業化他們就沒有研究的動力,這個很奇怪。我在美國所接觸到的在實驗室里做基礎研究的科學家,跟商業化種植毫無關係,這是兩個領域的事,非科學家包辦。
  京華時報:您現在做的事情可能涉及企業、政府的利益,有沒有感到壓力,受到威脅?
  崔永元:威脅微博上天天都有,讓我小心點,無數罵人的話,“崔傻”“崔白痴”這個那個,幸虧我不在乎,不然早服毒自殺了,但我覺得還有大事兒需要我辦,所以這些無所謂,傷害不了我。
  壓力肯定一點都沒有,既然敢做這件事兒,就全都想好了,這個歲數的男人還怕這個。
  京華時報:您覺得在什麼情況下中國才可以推廣轉基因主糧,讓老百姓放心吃?
  崔永元:我這個方面沒有發言權,非要問我的觀點,一定要讓老百姓知道它確實沒有問題,我們想吃得明白。
  轉基因技術關係國計民生,國家一定要確定這個東西的安全,新成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可以介入進來,其他領域的科學家也要參與進來,轉基因問題還關涉環境、動植物生物鏈等很多事兒。在美國還有人因為宗教原因反對轉基因,認為上帝創造的不能亂改,我們不信宗教的人,但從社會學角度不能不考慮。我覺得既然轉基因食品安全科學家還有爭議,最好先不要給老百姓吃,起碼應該給公眾一個選擇的權利。
  我建議中國商場內設轉基因食品專櫃,保證專櫃外的食品不是轉基因,這件事情上政府應該負責任。
  未來打算
  播紀錄片暫告段落
  京華時報:在這件事上您打算做到什麼地步?
  崔永元:到這兒就告一段落了,把這個紀錄片做出來,給公眾看,我的任務就完成了。
  這次從美國回來,我們在舊金山機場候機的時候碰到一個華人,以前研究大豆,現在是醫生,她簡直憂心極了,說真的應該有人站出來說轉基因這個事兒。我們的心情都是一樣的,現在就是螳臂當車,大勢所趨,我們作為公民,該說的話要說,要不然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就是這麼簡單。
  08、09版採寫京華時報記者商西
  實習記者樊瑞
  1963
  出生於天津。
  1981
  考入北京廣播學院新聞系就讀。
  1985
  進入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任職記者。
  1987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午間半小時》中有了記者崔永元報道的聲音。
  1993
  開始參與中央電視臺《東方時空》策劃。
  1996
  主持中央電視臺《實話實說》,大受歡迎。
  1998
  正式調入中央電視臺。
  2000
  主持春晚。
  2013
  9月8日
  與方舟子在微博上拉開“轉基因大戰”序幕。
  2013
  9月19日
  遞交請調報告,給現場觀眾三鞠躬,去意已決。
  2013年9月25日
  赴日本調查,發現日本的市場很難買到轉基因食品。
  2013年10月21日
  第一次赴美調查,發現很多美國人連轉基因是什麼都不清楚。
  2013年12月7日
  第二次赴美調查,採訪50人左右,到美國的商場、農場、轉基因實驗室等地走訪拍攝。
  2013
  12月17日
  在認證微博上確認已正式離開央視,入職中國傳媒大學任教。
  “做轉基因的企業有跟我聯繫的,願意出高價讓我閉嘴。”
  ——談商業競爭
  “這次我明顯違反了台里的規定,那乾脆辭了。”——談離開央視
  “方舟子在微博上再說難聽的話,我也還說難聽的話,我晚節不保,不要以前樹立的公眾形象,那個沒有用,我覺得公眾的生命安全更重要,在這個時候要捨出臉來。”
  ——談崔方大戰
  “轉基因知識需要潛移默化、一點一點耐心給大家說清楚,研究與科普不矛盾,攻擊、謾罵不是一個科學的態度。”
  ——談科學態度
  “我不能說以前是著名主持人、全國政協委員什麼的就端著,那不是我,如果你們覺得我以前形象很好,那你們就看錯了,崔永元有他土匪的一面。”
  ——談個人形象
  “採訪支持者的時候用的全是反對的觀點,採訪反對者的時候用的全是支持的觀點,實際上讓兩邊在碰撞而不是附和,不讓對方覺得你預設立場,讓他把想講的話講出來。”
  ——談採訪手段
  “我認為科學就是經得起質疑,就是在質疑、討論、不斷實踐當中一步一步發展,沒有一個科學斬釘截鐵地告訴你永遠不會有爭議,那就不科學了。”
  ——談科學態度
  “轉基因技術本身是中性的,既可以做好事兒又可以做壞事,我本人堅決支持轉基因研究,而且還覺得研究速度太慢,現在專利大部分都在美國人手裡,最好都能在中國人手裡。”
  ——談個人看法
  “現在就是螳臂當車,大勢所趨,我們作為公民,該說的話要說,要不然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就是這麼簡單。”——談公民作為
  “在美國,如果你非常在意這件事兒,可以一輩子不吃轉基因,因為有機認證非常明確,條形碼可以找到生產者,儘管放心。”
  ——談赴美經歷  (原標題:經過這一戰讓科學界安靜下來)
創作者介紹

居家清潔服務

gi23gikun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